忍者ブログ
世界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梦到在一个教室里自习。我大概总共去了两三次,每次时隔很久,以至于每次都有点陌生,有点恍惚。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换着脸。有早年的同学,和后来的朋友,连老妈都露了下脸。

最后一段是这样。我收拾好了电脑、围巾、笔袋什么的,然后就拿了一本书(或者没拿)坐到第一排。其实我这时已经打算要走了。

然后隔一条走廊坐着一个小T,再往左是我某一任的同桌B先生。

小T说,我好想去亲她。
B先生说,那就去啊。
小T说,可是她好久才来一次。
B先生说,那就更要去了啊,你怎么知道她下次什么时候再会来。

我坐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并且提前紧张起来。然后等着小T走过来,先亲了下我的脸,然后KISS。完全没有技术生疏黏糊的很像大型宠物狗= =|||

总结而言,这都是神马和神马啊……
难道真是因为我平时渣得太多才做了如此囧的梦么,摔!
PR
我始终觉得像是一场梦,在五米开外的距离看他笑,看他骂人,看他弹琴,看他唱歌……从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就开始HIGH了,并且持续到他离开以后的数个小时,又或者说现在依然自HIGH这。由此,以至于我四点上床,磨蹭到五点方才入睡。

八点半左右进了场,手表上九点半差两分钟,舞台亮起蓝色背光,乐队上场,乐声,然后BA穿着深灰色衬衫跑出来,开始唱歌。一边想着真是难得的准时开场的小型演唱会,一边在他的声音里醉生梦死。BA的嗓子自然是比不上山羊皮时期的妖娆,但还是好,有沧桑,也有怀念。

然好景不长,半首歌过后,开始窜出啸叫声来。BA回头看了两眼,继续在噪音里唱他的歌。唱完之后回头对工作人员扔了一句,fuck the hell。我、我苏了TAT

此刻的舞台已经略有混乱,左侧的是键盘冒出一阵青烟,好似街头的串烤铺子。BA也不管,拿了手铃来开始唱第二首。整个乐队也勉强地玩着,死撑了半首,终而败给了设备大神,甩甩手集体退场。

那时大概是九点三十五分的光景。

大概九点三刻的时候,主办方的一个矮小、戴眼镜的女人跑上来说,设备故障,请大家等待十五分钟。这时候麦克风还是好的,有声音的。

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如大家所料,一个十五分钟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两个十五分钟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三个十五分钟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四个十五分钟悄无声息地过去了……期间有三两工作人员出来换了一下电线,或者也可能没换。

当我从地上拖着坐得半麻的脚站起来,看到BA已经站在台上,对着不再有声音的麦克风,说着抱歉。BA说完,主办方的眼镜女又来说了几句,但声音完全听不到,和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点让我觉得忒自豪(喂!

于是大家以为就这样了。但以为就这样了的大家也依然站在原地傻等着。

然后在大家的失落和迷茫中,BA抱着他的电吉他走了出来,唱起了歌。因为我站得还算靠前,大概第四、第五排的样子,歌声听着很清楚,连同电吉他琴弦被拨动的声音也能听到一些……喂,其实台上的那个温柔、好心的男人很蠢嘛,电吉他完全无法工作,亏他还弹得那么认真的样子OTL

观众一定都很爱他。在他唱歌的时候很安静,时而合唱,时而顺着节拍拍着手,仅此。

一曲终了,他下台一次,然后领着乐队一起上台。木吉他出现的那一刻起,这场演唱会彻底转变成了unplugged。

开场之前就觉得场地的灯光做得很差,当然比起音响设备要好一点,至少没烧掉灯光纸OTL 就是在不太协调地分割成黄/蓝/红的灯光下,BA认真地唱着歌,微仰着头……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lestat……我彻底苏了,BB对不起><

不插电唱的基本都是wildness里的歌,听着还算熟,如果没记错或者弄错的话,有The empress,Back to you,Funeral mantra,A different place…… 有没有唱Clowns和Chinese whispers我弄不清楚了TAT

歌与歌的间歇,BA还跑到台口和前排的观众握手,签名。最要命的是有人送了他一个礼物——马克杯。BA大叔因为不会中文也不泡中文网站(喂喂!!!),所以蛮开心地说it's nice。而全场观众默默囧 to death。。。

在他唱歌的时候,在还有歌可以听的时候,其实大家都还蛮开心的。尽管边听着歌边在脑中捣腾退票诸事的人也必然是有的。乐队的几只也嘻嘻哈哈的一副样子,BA转过去也笑得很开心。然后我……又苏了TAT

唱了24分钟(别的童鞋精确计算了OTL),然后退场。

大家喊ENCORE,未果。有一小撮人唱了生日歌。我觉得想唱beautiful ones的人也一定是有的吧,只是谁都没出声。后来有人上台搬乐器,大家知道是结束了。再然后主办方那个眼睛女又上台说退票的事。声音和BA叔比起来,小到几乎听不见OTL

这时大概是十一点半的样子。接下来都是退票的事了,闹腾来闹腾去的,没啥好说的。有人喊来了警察。后来据说还有记者打算大半夜的赶过来,到底来了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这点破事没什么好记的。

从芷江撤退大概是一点一刻,到家大约一点三刻。劳资都快散架了,果然人老了折腾不起啊,看天……= =

除了大老远特地赶来看演出的人之外,对于我等,人也看到了,歌也听到了,还没付演出票,只是花了点车钱,其实都算不得很亏。谢谢BA能来魔都,其实我没想到他有一天会来,我得以在数米开外的地方看着他,听他唱歌。即使这一晚很糟,但我颇为知足=w=

不过我始终认为,BA筒子的RP之所以那么差,一定是因为他没有把BB带来。那么,下次若是再来魔都,请捎上BB吧XDD(痴人说梦禁止!
经过理智地思考,劳资终于没有半夜跑出去逛夜市然后等个一整夜早上领了号码牌去买廉价自行车= =
于是俺出现在这里,继续维持着难得的勤奋更新的。。。假相= =?
一来是考虑到明天上午劳资有课,而且是得跟老师好言好语努力混进班、点名、考试、拿学分的课。
二来就算劳资有了车,怕是也骑不了几回。。。

记一下前夜和再前夜的梦。梦里纠结,好像榕树的气根垂下,却死活触不及地面。

前夜。
梦里的场景是在旅店。灯光昏红,有老旧相貌的台灯,和大概铺着大花儿墙纸的墙。
整个故事里除了H应当还有旁人。肯定有旁人。只是我不记得了。
唯独H的存在印象深刻。
我和H睡在一间房,然后冷战。不,应该说是我单方面在冷战。
掩饰良好,待人温和。却在心里恨得翻天覆地,咬牙切齿。
再多的事就记不清了。
醒来还在恼怒之中,其实不怎么好受。
但后来太阳一晒就把大多数的事儿给忘了。该怎么还得怎么着吧,吃饭就永远都很快乐= =

再前夜。
一条挺长的走道,中间偶尔有墙角或者凹陷的地方。
我在老远就看到XJ走过来(插话,XJ是上学期被我渣的那个舞蹈队负责人OTL)。
于是我跑到凹槽处躲她= =
<即使在现实中我显然也会这样做。既然已经关系很尴尬了,那不如大家躲躲开,不要见到为好。>
后来她一点点地走近,都已经路过了我,居然又回转过来站在我面前,假情假意地跟我打招呼。
于是俺。。。=x=
场景切换。于是刚才那一遍变作幻觉或者模拟。
我又重新看到XJ站在走道那头,她刚才站在那里的位置。
她再次走来,我真心期待不要被发现OTL
醒来自然很憋闷。俺就是渣了怎的!俺就是讨厌这个人又怎的!

对不起,请不要随意揣测劳资的心意。
如果一定要揣测,请认真观察各类动物之后归纳总结,也许能够套用到劳资身上OTL
劳资就是那种变化无常且极具动物本性的。。。人(?!)

貌似话题。。。扯远了= =
于是滚下去看今天败回来的书。京极SAMA,俺是如此爱乃~表白!
前几日,我有梦见韦德= =|||

醒来之后还能记得的是,韦德貌似拿给我一张纸
上面写满了英文(还好这点看起来还靠谱
貌似是让我去做啥事。然具体是啥事俺全然不记得了OTL

其实俺比较想梦到渣科=w=
1。
与现实情况完全一致的部分是,我要和爹娘还有杭同鞋一起去吴哥。
但之前非常莫名的,之前的一两天,我和E还有俩男生还要一起去另一个国家。
具体是哪里我给忘了,总之也在东南亚一带。
我们订了旅店,两间房,自然我和E一间,俩男一间。
至于那俩男是谁我不记得了,貌似半生不熟的样子。
后来我和E跑出去吃晚饭。有点像美食街啥啥的地方,不过很乱的样子。
我们先找了个桌子坐下。我还没换钱,于是E借给我。
她从信封里倒出一堆花花绿绿的纸币,然后我站起来研究该拿多大面值的钱。。。
这时候有个谁(貌似像旅行社的什么人)来找她说话,她的钱还没收好。
我刚想提醒她先把钱放好,瞬间周围冒出来很多人,一人一张就把她的钱拿没了= =|||
E往后看了看,转过身的时候从后边不知道哪里拿了个袋子过来。
袋子里面有一叠纸币,还有护照若干。估计是某个旅行团的OTL
于是E把里面的钱全都拿了出来,再把袋子放回去。
貌似这是个每个人都可以随便拿别人的钱的RP之地,于是没有任何人跳出来管我们。
正当我们要离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包不见了。
比较要命的是,皮夹在包里,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都在皮夹里。
当时我一直在想,第二天我还要坐飞机,没有身份证怎么办怎么办(其实根本用不上身份证吧OTL
又往前走了一小段,看到一个被丢在一边的塑胶袋,里面摆放着从我包里被扔出来的类似于护手霜啊啥啥的东西= =
我怀着极大的期待在里面翻找,企图找到证件之类的物品。但只有杂物。

回到住处,我又开始想我该怎么跟E这些同行者说我明天要去另一个地方= =
E我可以带她过去,但实在不想带另俩男生过去。
后来貌似我跟E说了,然后就突然回家了。(真是完全不像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的样子,好像区间大巴一样|||
E跟我一道回家。我还在踌躇着是不是要先去街道派出所问一下身份证遗失情况下如何乘飞机的事宜OTL
此时突然发现,国际航班貌似只要护照不要身份证。
梦里我的家昏黄且破落。单薄的床板貌似直接架在拼起来的凳子上面,无比的囧。
不过蓝色系有小花朵的被子倒还是很不错看(为毛这个细节俺记得那么牢。。。
然后E就留宿了。
我说你不回去不要紧么。她说她经常不回家住。
貌似她周中都是有住处的,周末也总有些同事啊朋友啊会收留她。
(这时脑补了金色长波浪女性好友收留她的景象OTL
然后就睡下了。。。

接下去的场景就变成另一个梦境了。我不是很感兴趣,因此就不记录了吧= =

2。
前几天有一回梦到正直丸XDD
是一个类似于同人展却又布置得很像创意市集的地方。
正直丸说,她们租了个铺位。
那天我到得尤其早。只有一个铺位摆上了货品算是开始营业。
其他摊主们都压根儿没见人影。
我随便晃悠晃悠,玩玩正直丸她们摊儿地板上的毛毯(何?!
后来过了嗷久,正直丸终于驾到。不过阿花仍旧没有出现。
我说,那我先回去一下。一会儿来不来再说啦。
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画外音。。。
“作为一个XX的XX,发车的一瞬间是非看不可的!”
然后正直丸补了一句,阿花就是在家等看那个发车OTL
于是我坚定了也回家等看发车的信念,握拳!
但比较囧的是,正直丸跟我一起回家了,于是摊位呈现无人照看的局面。
幸好,摊位上除了毛毯一无所有=w=(喂。。。

后来我猜想,这难道是NICO和老头换号的那一天么。。。OTL


3。
再前几天,还有一回梦到E。
貌似我还住在老房子,或者是在一个啥啥学校里。
然后E来看我。正好我要外出,所以就一起走。
走了大概百来米,我才意识到身边没人。
回过头看到E骑了辆车,说刚才取自行车去了。(其实这位小姐,乃根本就不会骑车吧OTL
于是我说,不如带我吧><
依稀记得我还颇为有幸地在车后座上坐了那么一小会儿。
遇到一小段下行的台阶(大概三、四级),E就下来推车了。
我说,我早先这种路都是直接骑过去的,带了人也一样骑。

还有一个场景是,有人来叫我去喝酒。
我没去,说是我喝不来酒。
此人走后,E在旁边嘀咕说,喝酒该叫她才是。
她常喝,而且挺能喝。
于是我脑中转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该说,那我们去喝酒吧><

后来去求证,那厮说她基本不喝酒OTL


老子也终于做了有DM故事情节(?)的梦了,撒妻妾XDD

主角是小飞猪和死胖子,而在此之前我只有默默计划是否要萌F家新队友CP却从来不曾萌过FM/KR
梦里好像是发车,或者是自由练习时间
小飞猪同志非常鲜明地开着一辆红色的车,而死胖子的车貌似是。。。银色的= =
(死胖子同鞋,你的梦想我帮你完成了,你安息吧XDD
总之这俩在发车线附近撞到了,死胖子滑到赛道的一边去了
小飞猪的车腾空而起,然后小飞猪从车里掉出来(而且是车下面掉出来的),蜷起身在地上滚了两圈,像个虾球(喂。。。OTL
包括我在内的围观者都十分担心地看着小飞猪,还好他皮粗肉糙,看起来没啥事儿
小飞猪从地上爬起来以后,头一件事就是单手拉住死胖子的车,然后很帅很潇洒的一甩,把死胖子连人带车水平旋转180度,刚刚好停在发车线前面
并且还对马修说,让死胖子去吧,死胖子还要开车的
那边死胖子就傻呼呼地一踩油门开走了,但貌似没开足一圈就进PIT了

此时,我的梦中出现了字幕OTL
“kimi要去换一条肥软的裤子”。。。肥软的裤子肥软的裤子肥软的裤子肥软的裤子肥软的裤子。。。
字幕GJ!不过因为某只长得又肥又软就乱用形容词这一点,是不是多少有些不厚道啊= =

---------- 之后是脑补时间 ----------
唔,请不要理睬标题好了= =
不过那句话除了第一个字以外,本身还是靠谱的

我想这不该是归结于冬天的事儿吧
至少在此之前的冬季,我大多睡得匆忙且踏实。。。
那么这在床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还醒着、睡着之后乱七八糟的梦不断、睁眼看看时间然后又继续见周公的失眠。。。难道只是因为我太闲了么OTL

周五的时候做了很奇怪的梦(因为我睡下去就快早上了,所以很肯定是周五
那天其实就我意识到的范围而言,少说也有三、四个梦,有的一睁眼就忘了,能记住的还有两个。其中一个很奇怪,另一个尽管也不靠谱,但毕竟还好= =
貌似无聊了一天就不无聊了,起因大概是今天早晨的梦。
梦里,俺华丽丽地被亲爱的BE同学TX了。
那只边低头跟我说,不准干坏事,然后一边TX俺。
至于为什么是「低头」,是因为我疑似半躺在那只怀里。。。而且是在,走路。

想来想去都觉得当时的场景十分诡异=w=
但是俺无比甜蜜吖无比甜蜜~
然而,当俺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将近8点了。。。。。。OMG~~~~~~~
不过我还是磨蹭磨蹭着起床刷牙洗脸收拾东西,因为要回味吖~><~
那个。。。如果当事人某只也在这里潜的话,请不要吓到
人家一直狠喜欢你的吖~一直都很喜欢哦,笑。

早上在MSN上遇到那只,然后自然说与她听了。
那厢昏特。
其实说实在的,会有这样唯美的DBS的梦,俺也蛮昏的= =
莫非是昨天晚上看了纯情BL文的结果?!
然后说着说着,就发现其实我和某只的公司离得狠近狠近。。。
就是差不多执手相望的那种距离。
于是说,哪天出来吃饭吧。那边说好啊。
啊啊,确实很久没见了呢。不想才是不应该的,是吧是吧~
于是一整天都非常之愉快=w=

夜里去跳了BELLY。
早到了十来分钟,于是抱了本装潢杂志,跑到隔壁健身区一边看一边拉筋。
然后。。。健身区在放的BGM是,ORIGINAL COLOR~~~
LOLI唱得好听啊好听~~~
估摸着我在做拉筋如此痛苦的事情的时候,大概还是一脸无比HC的表情。
因为旁边一坐垫子上的GG看了俺好几次,汗。。。

BELLY还是相当快活的。
似乎对于我来说,较之西方的舞蹈,亚洲的要容易接受得多。
对于拉丁什么的说实在的并没太大兴趣。尤其是国标。
唯一喜欢的也就是FLAMINGO。
然,那舞脚下要鲜明奔放,手部却要该硬则硬该柔则柔。很难啊。
而且,没有挺拔的鼻子刻薄的唇,也死活无法显出个地道来。
失败的例子譬如某位丸同学=w=
说起来JAZZ倒是个例外,始终喜欢,但也始终不得缘。呜呼。

------------------------------我是RP的分割线------------------------------

晚上回家,下到了关风PV。爆笑ING~
那个N抽风的爪子东抓抓西抓抓的动作在PV里愣是没一次是完整的。
于是整个PV的美感度略有上升~不容易啊。。。~~~
是说他们拍个PV也真简陋。
从头到尾就那么一个布景,一套西服。
除了跳那个傻蠢傻蠢的舞就是更傻地站着。。。OTZ
不过即使是如此傻,俺也觉得帅啊可爱啊~~~
所以说,无可救药的是我
顺说,咱BARU的声音在PV里传出来也真好听啊~~~
他头一句SOLO,俺就又有被萌到><
很欣慰地跟自己说,我还是声音至上的啊

------------------------------我是又开始正直的分割线------------------------------

我爱GOOGLE~~~~~~
今天白天的时候用GOOGLE还好好的。
然后刚才为了确认FLAMINGO的拼法又跑那边去。
然后。。。啊~~~~~~~~~~~~~~~
亲爱的EDVARD~~~两眼无限放光ING~~~~
GOOGLE忒帅了~力挺之><

盗图过来自家也要摆一个~↓↓↓



HC完毕。
那么。祈祷今夜再度好梦。
但请不要再睡过头= =
日 々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In My Place

plate

水瓶雙魚,B型

无肉不欢
生活狀態詭異,昼夜颠倒
长期专注于日行一渣(?)

dieqie@hotmail.com
124649693
请不要大意地来GD吧
Arco Iris
☆  ExapsSapSom   [09/13]
☆  远卮   [02/05]
☆  llx   [12/12]
☆  宓罗   [10/02]
☆  宓罗   [10/02]
Talk to Myself
Go Do
Wo bist Du
忍者ブログ [PR]
"盘子"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