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世界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本来想把题目叫做“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怎么看都会脑内成一派歌舞欢腾的气氛……其实完全就不是如此嘛……

我是24日中午的时候回到家的。早班飞机有样样不如意,比如早起,比如没有机场大巴,唯二的好处是折扣和基本能够准时起飞。此外还有一点就是,在中元节这种阴气腾腾的日子里,我还是情愿在顶着大太阳的时候就回家的= =

当夜平淡无事得让我有些诧异。甚至是小区里都没有烧纸啥啥的气氛,好像我弄错了日期一样。

本来也就这么过了。25日晚,因为要给一些偶遇的驴友发照片,我难得勤奋了一下,欲从两个相机里把照片传出来。结果,连上电脑,我那个机子里只剩下在WW拍的照片,甘南那些全不见踪影。老妈那个机子里乍一看倒是很多甘南的照片,我就一并传了,细看之下才发现少了大概1/3左右。直至那时,我一直以为是老妈传照片时错误操作,把相机里的图给误删了。幸好她那边全都有,我拿了U盘运输了两回,搞定。

后来那夜再晚一点的时候,老妈极为不甘心地跑来跟我说,相机里的照片分明都在嘛都在嘛。于是我 → =口=

再有一夜。之前有在先秦看了个关于七月半的真·月经贴(喂!),次日醒来依稀记得我半夜真的有把那句“别吵,我要睡觉”给说了一遍。只是完全搞不清我是半夜被吵醒之后说的呢,还是做梦的时候说的OTL

还有一个上午,大概八九点的样子,我很清楚地听到两下敲键盘的声音……后来想想也有可能是阿姨在我卧室隔壁弄什么,但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像敲键盘的声音啊喂!

然后是昨晚(好吧这个我记得很清楚)= = 睡到半夜醒了,是那种我很想睡但被迫不能睡的感觉||| 哼哼了几下之后无果,于是这回我终于意识清醒地说出了“我要睡觉”。好吧,说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又囧又二……但说完就又睡着了,可谓效果明显。

于是要说,十五的月亮君,你TM还有完没完啊OTL
PR
靖子的某篇日志

只不过看到她的日志,于是我也想说一些话= =
尽管它们之间的相关性并不太高……
我以为我是无关社会的人
其实,并不是
我以为我是靠做碗什么的也能活下去的人
但愿,能够是OTL
因为搬家的缘故,所以回看了一下以前的日志
然后……俺……俺被吓到了= =

戳我
(俺差点连链接怎么做都不记得了|||
重点请自行寻找……
我觉得要是被C青年知道俺曾经做了这样子的梦
俺会被打死的吧OTL

所以说,C青年啊俺们既然都两厢生厌了
不如勇敢地X解了俺吧OTL
其实很无奈啊。。。
个人还是很喜欢废柴兔,用习惯了觉得甚是顺手
要形容对于废柴兔的喜爱的话,那么大概是这样子↓↓↓
我像没有头爱着她的马一样,爱着废柴兔XDD

啊真是非常非常的撒鼻息(也跳得太快了啊喂!

但愿忍者能长久>/////<

关于忍者,一直很喜欢的一句话是↓↓↓
しのぶの忍は忍者の忍。

那就拜托肉丝君保佑好了=w=(这真的有用么|||

貌似说到最后变得极为脱线
恨意什么的到哪里去了啊。。。OTL
昨天十点多的时候醒了一下,然后大中午地爬起来
自觉起床气异常严重。。。
不想说话,不想理人,也想不到要做啥事
后来跑到大街上去玩了
去了娘娘他们吃过的阿宗面线吃面线
果然很美味。不过俺十分怀疑他们知不知道这是啥面线啊喂www

败了一只舞娘胭脂
貌似俺来湾湾之后彩妆败得有点多。。。不,太多了OTL
然后打算去地下街,但好像跑错了方向
所到之处空旷寂寥
除了通向MOCATAIPEI的出口
其他好像处在另一个时空,或者另一座城

回到寝室是8点40左右
9点的时候,室友姑娘开始语音|||
↑这大概要算是我最恨的事情,之一= =|||
于是我又跑出去了,去了大型杂货铺子(误!
败了一堆贴纸啊啥啥的小玩意儿
去的路上抽了支烟
返回途中给老娘打了个电话
回到宿舍终于安静了OTL
不过打心里禁不住有些不爽
就好像起床气维持了一整天的错觉= =

你说这种事儿吧
我想我是无法出声阻止的OTL

今天还是大中午地起床,比昨天稍早
然后继续起床气OTL
看谁谁都不顺眼
做啥啥都不顺手
不过看视频倒还是觉得很欢乐(乃够了!

后来(大概半小时前)室友姑娘也起床了
然后开始哼歌哼歌哼歌
哦麦娘!请一定把俺的松下白胖耳机君给捎来啊

遇到受君的时候,沉溺在抱怨情绪中的俺说
俺想要一只头脑好的、RP好的、生活习惯良好的美人
后来俺想了想,觉得要求要改一改
→ 生活习惯不比俺差就好,掩面OT2(看,嘟臀>//////<
本来上一篇的时候就想说的,结果忘记了。
到后来,俺都无法知道俺的记性到底算不算好。有些事记了很久,有些事转身就忘。而通常记住的那些,其实记不住的话会比较好。

前天晚上又做梦。
来到WW之后,似乎每夜都有囧梦来报到。夜夜不断,内容还都挺新鲜。
俺开始怀念快乐先生(喂!)和他的书,然看过太久又因看的时候也不够细致,大多不怎么记得。勉强想起,多半也会变成谬论。
或者,它本身就是谬论也不一定。
依稀还记得,梦大概是甚至自身都未察觉的潜意识,或者水产。其实后半句全然没有,请勿期待= =

梦里我时不时地追逐着A,A对我随心所愿爱理不理。然后B跟着我,跑到东跑到西,于是我拿A做了挡箭牌,出现蟹脚场景一枚,但总觉得不像是成年人在打啵,回想起来万般别扭。
而结局是不存在的。我长久飘荡于A以及B之间的空地,没有人也没有花朵,空间一片青蓝。大概是如此。
除了空间感之外,可以说它对现实的复原度倒是高得出奇。包括所有的我的情绪,不确定感、抗拒、猜测以及其他。
算起来对A君,俺已然算是很好了,也没有渣过诶(喂!),当然也没有一头热地凑上去百般讨好。
B君的话,——啊,真是很抱歉,——再说吧。

嘛,有些事情经历一次俺就足以记得一百年,所以往后都会记得,都会避免,都不会再犯错。想来其实也算不错了。
对于从来不那么容易和人混到烂熟、隔一段日子就喜欢一个人跑出去玩的人来说,稍加留心就很容易避开各种各样的麻烦的事。所以此后都还算安稳。
但是被欺负的心情总是难以抹掉的。不,难以抹掉的应该是,不明所以的心情。这样才是。

被欺负了啊……
被欺负了哟~^^


你看你看,这样子是不是很讨厌。

喂,你是不是很好欺负啊。

到这种情况,就差不多是“讨厌死了”的境地了。

而后,俺是说在多年以后,想起来还是觉得默默觉得悲凉。不如忘却,不如不见。

下午的时候在梦里不理俺的A君安慰俺说,应当接俺到他宿舍才是。
于是A君在MSN上散发出闪亮亮的光芒,好像冬天的棉被夏天的蒲扇春天的儿童节。
不过,也就到这里了吧。再往下,我且不知该怎么延续。

后来,我跑去宜家买了枕头。
坐着公车在市中心的大马路上绕了个大圈子,等下车的时候才发现俺多坐了很多站。
枕头有很多。同样的价格,在羽绒枕和泡棉枕之间犹豫很久。发简讯回去,后来老爹说羽绒枕容易长虫。。。哦漏!
再后来,新人体工学泡棉枕头君果然出色完成工作,一夜好眠。

那么其他的,再说好了=w=
ps,其实劳资没有被欺负嗷,合掌><

日 々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In My Place

plate

水瓶雙魚,B型

无肉不欢
生活狀態詭異,昼夜颠倒
长期专注于日行一渣(?)

dieqie@hotmail.com
124649693
请不要大意地来GD吧
Arco Iris
☆  ExapsSapSom   [09/13]
☆  远卮   [02/05]
☆  llx   [12/12]
☆  宓罗   [10/02]
☆  宓罗   [10/02]
Talk to Myself
Go Do
Wo bist Du
忍者ブログ [PR]
"盘子"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