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世界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开始更游记。
可能会把三两天的放在一起……

这边是D1 & D2



(上图是用在线PS捣腾的。不知为何俺的PS有点问题,所以其它图片继续稍后|||)
D1

去的时候是8月14号。因为经济舱的票和头等舱价格相差无几,于是就订了头等舱的票——后来回想,这似乎就是奢华自助游的不良开端。

飞往兰州的飞机是一排六个座的那种(请不要BS我对飞机型号的记不住以及不精通OTL),所以头等舱的座位就其舒适程度而言其实很一般。好处大概就是在于有拖鞋、有专用洗手间、有专车直接送到飞机门口、吃饭比别人早一点,诸如此类。

因为是带着老妈出行的缘故,出了机场找了辆出租直接开往兰州市区。(司机人不错,告诉我们如果是预约车辆去机场,连过路费一共150块。)住的酒店也颇为奢侈,不过条件什么的还算是不错。原本打算下午去买第二天前往夏河的汽车票,被告知酒店到汽车南站(去甘南的车都停在汽车南站)距离不近,继而作罢。

幸而我出行前翻看了三年前的游记,从记忆边缘把“大众巷”揪了出来,在太阳高照的傍晚,带着老妈杀去大众巷吃小吃。点了作为招牌的灰豆子,本来还想喝醪糟,不巧刚好卖完,于是换了甜醅,味道也不坏。

晚饭是路边小铺子里的肉夹馍和粥。后来每次吃肉夹馍的时候,我都有点怀念日喀则。


D2

早上随意地起了床,然后收拾东西,退房,吃早餐,出发前往车站的时候大概9点不到,到达南站刚好赶上9点40前往夏河的班车。时间倒像恰好了似的。

车况其实还不错,只是我们座位靠头的地方有很多小头发,默默囧rz。话说过来,如果是行程过半的时候遇到这样的情况,多半就视而不见了,那会儿自知自己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但这才刚起航,心态之类还没调整到位,于是拿了纸巾垫在脑袋后头,其实也顶不上太大用场,不过图个安心。

开到一半的时候,副驾驶跑下去买了两大袋子东西上来,垒在过道上。后来方知是牛肉。半路停靠加油站的时候,副驾驶先生还十分欢快地招呼大伙儿踩上去。其实我颇为担心,这样踩啊踩啊牛肉是不是就变成肉糜了……

一路风光尚可。我和老妈又很幸运地坐在晒不到太阳的那一侧,坐在车上时而看看沿途风景,时而打个瞌睡,倒也惬意。还有一对老外特地从对面挪到了我们后座,可劲儿地用DV拍着梯田。谁来告诉我,欧洲到底有没有梯田啊OTL

到达夏河汽车站,俩人加两个箱子一起车到红石,5元。与三年前的夏河相比,多了很多工地,处处挖路处处建楼什么的,俨然有些陌生了起来。主道上灰尘飞扬,若是下雨则变成满地泥浆。好在(?)大夏河另一侧铺了条路,坐车的话都往那边进出。不过找不回以往那种世外桃源般的清净了。

没几分钟的路上,司机跟我们推荐周边线路,说是半天的话去桑科草原不错的。本来桑科草原就在计划之中,又恐之后几天会下雨,于是在红石后面的餐厅匆匆吃过午饭,就联系了司机去桑科。

车子载着我们穿过草原的小径,到牧民的家里,然后换作骑马,向草原的更深处行进。往后的描述就这样分为了两个部分,一是草原,二是骑马OTL

那么先说草原好了。成行之前,老妈就一再强调内蒙没啥草原了,然后老爸接着做出“要看草原就得去甘南”之类的补充。在马背上看到的草原要略高于马道,看不到太广阔的画面,目光所及则是穿梭在长草间的各色的花儿。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的光景了。日头虽然还灿烂得很,却也不自觉地捎上了些许暮色。于是,在颠簸中在逆光里看着一丛丛的野花,看到的是草原的可爱与秀美。虽未及想象中的壮阔,依然觉得欢喜。到达铁栏较低的一处,牧民允许我们到草地里耍完,于是自然免不了在草丛里打个滚,即便因此衣服上多多少少会沾上些泥土啊小虫啊之类。

再说骑马。其实我挺爱骑马,又其实我技术也还算不坏……但问题是,我的马很爱和一个红西装男人的马贴在一起走。左腿一旦被红西装的马贴住,我当然就站不起来了,只能任由着马儿把我颠啊甩啊(好吧,体重轻也是个大问题),半程的时候就觉得尾骨那带很疼,后来一看果然擦伤了TAT 这还不算,红西装他们一伙三人,老爱有事没事、不分青红皂白、不顾周遭情况地乱喊“驾”。牧民家的小哥一再强调不许乱跑,甚至上了诅骂,他们也全当做耳边风。但此三人显然不是骑马的好手,不过图个热闹而已,真要有什么突发情况,他们是一定拿不下来的。而我的马始终忽视着我的意志,跟着他们疯跑……于是,老子终于很没面子地大声求救了OTL(全都不准BS俺!)

事情的转机大概是在红西装“兔子疼”(牧民小哥语)之后,终于恹恹地跑后面去了。三人帮里头,仍旧有个马甲男狠命地驾啊驾的,不过因为不再和旁边的马粘在一起,老子才不怕呢。于是直至此时,老子方才痛痛快快地跑了一段。虽然之前就留下的擦伤还是颇为影响状态,但仍然不去掉在马背上飞驰的豪情。后来在短信里和受君谈及骑马之事,我引用了一句歌词,“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结果被嫌弃了= =+

西部天黑得晚,这一点我尤其中意。看完草原溜完马,在夏河桥头的牧民齐全饭店吃了晚饭,走回红石的路上,天才一点一点地暗下来。

由于大法会的关系,这段时间红石热闹得很,人来人往,夜夜笙歌神马的(雾)。我清楚地记得,我从出租车上下来,还未来得及拿箱子,在红石大堂门口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老裴。那时不过相互笑了笑。

在三年前也住过红石,那时要清冷许多,不过也就是那时起,就对着三间藏式双人房各种羡慕嫉妒恨。这回因为下手早,终而成功订到,住得甚是舒爽。几天住下来,在挪了地儿之后的夜里醒来,仍旧有片刻会恍惚以为睡在红石的垫子上,左手边就是矮桌。这是后话了。

.tbc.
PR
COMMENT FORM
NAME
URL
MAIL
PASS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無題
图片你是不是用了模糊...?
夏河这个地名生生被毁了,本来是多美的名字Orz
又,为何甘南也有草原,我单知道内蒙古有草原...(我是地理渣无误
DC 2010/09/01(Wed)13:12:03 編集
Re:無題
没用模糊,这不是因为聚焦在前面那根草上嘛……
2010/09/02 17:48
日 々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In My Place

plate

水瓶雙魚,B型

无肉不欢
生活狀態詭異,昼夜颠倒
长期专注于日行一渣(?)

dieqie@hotmail.com
124649693
请不要大意地来GD吧
Arco Iris
☆  ExapsSapSom   [09/13]
☆  远卮   [02/05]
☆  llx   [12/12]
☆  宓罗   [10/02]
☆  宓罗   [10/02]
Talk to Myself
Go Do
Wo bist Du
忍者ブログ [PR]
"盘子"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