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世界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天夜里的梦。
非常之奇怪,感觉不太象一般梦里会见到的场景。
反倒是象电视剧或者电影之类。

时代不明。地域不明。
梦的开始就是我嫁给了一个男人。
当然这句是废话。女人的话不会用这个动词。
但我和那个男人之间,只是处于认识的关系,并不熟悉。
他要大我六、七岁的样子。
外表有点类似于家庭剧院里的秋庭桑。
就是那个叫做中山裕介的家伙。
但也并不是完全一样。
貌似眼睛要比他大,而且戴眼镜。也比他看起来年青一点。
不过整体给人有点古板并且严肃的感觉。唔。。。

卧室是扁扁宽宽的长方形。
床摆在靠近门的那一侧,再往里沿着墙壁堆放着一些箱子。
整个房间,乃至整个梦都呈现出一种灰色调。
不是说完全就是无纯度的颜色。
不过就算其中的彩色,也只是漂了一层暗绿或者昏黄。
卧室的布置也好,以及外头客厅的摆设也罢,都象是八十年代的家具。

然后从大门出去,正对着的就是自己家的大门。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无可挑剔的“门当户对”么?]
自己家的摆设同样很奇怪,还有以前宿舍里的那种钢丝双层床。
总之,所有的色调和氛围都是压抑走向。
我似乎跟爸爸说,今天我睡自己家里。

我不记得在梦里我跟那个男人有说过什么话。
依稀觉得应该是有的。
但横竖想不起来究竟说了什么。
也许他对我说话的语气还算是柔和。
不过却算不得亲切。
大概是这样。
都让我觉得很是拘谨。

场景转换。
我从外面回到新家的时候,看到客厅里有不少人。
其中一个半老的女人拉住我说,这是我和那个男人的喜宴,让我就在那里待着。
那个女人似乎是他的母亲。
人声熙熙攘攘。透过人缝,我看到他在和别人说话。
但明显是一种应付的样子,丝毫没有感情。
我没有走到他旁边去,也没有坐下来。
瞅了个空,又跑了出去。

场景再次转换。外面是白天。
不过没有太阳,阴沉沉的一片。
我和那群本来坐在我家客厅里的人一起走在大街上。
左手边是一排象橱窗一样的房间,不过又似乎并不是。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沿街那一侧的摆设。
看到床,看到桌椅,以及摊在床上的衣裙。
但似乎撩开透明如玻璃一样的隔膜,就能触到里面的物体。
能够被拿起的金褐色睡袍,还有纱制的小礼服。
十分美丽。
然后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旁边。
她说他陪别人喝了很多酒,醉了。让我回去看看他。
她没有说我什么,却还是很。。。恐怖。

我急速走完那条街,尽头是那个家。
打开门,走进那个所谓的卧室。
我看到被子里睡了一个人。但没有看到脸。
我想那么,大概就是他。
他大概睡着了,没有听到我走进去。
我坐在另一侧的床沿上,很久。
始终没有睡下去。

。。。。。。

大概就是在此处结束了。
总之,很奇怪= =|||
再之前,刚睡下去的那一个小时里,大概拥挤着七八个梦的片断。
其中三分之二是让人心存恐惧的。
于是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得以确认离睡下去还不到一小时。

说起来,是很久没有做什么能记得下来的梦了。
但也不要一来就是个诡异至此的啊。
お願いします。orz
PR
COMMENT FORM
NAME
URL
MAIL
PASS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日 々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In My Place

plate

水瓶雙魚,B型

无肉不欢
生活狀態詭異,昼夜颠倒
长期专注于日行一渣(?)

dieqie@hotmail.com
124649693
请不要大意地来GD吧
Arco Iris
☆  ExapsSapSom   [09/13]
☆  远卮   [02/05]
☆  llx   [12/12]
☆  宓罗   [10/02]
☆  宓罗   [10/02]
Talk to Myself
Go Do
Wo bist Du
忍者ブログ [PR]
"盘子"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