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世界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嗯,俺的課程作業= =

由於拖拖病+摸摸病的緣故,到最後寫得很趕
於是交上去之後又私下改了改,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

作業的要求是神話新編
好吧,俺寫的時候完全忘記了白龍和三藏之類的故事
考慮過後羿,考慮過伏羲,考慮過羲和……
現在想來其實水滸啊三國啊也很不錯不是嘛TAT
比如丕云什麽的,比如七宿什麽的(真是够了= =+

俺基本是……第一稿不成器的話,之後再改也很難改像樣
細節什麽的,果然很浮雲啊捶地

大家隨便看看就好,嗯

-----------------------------
奔月


      後羿又好幾天沒有回來。
      嫦娥立在半弧形落地玻璃窗前,看著大街上往来穿梭的车辆。飞驰著的色彩化作一尾尾射線,加上灯光的点缀,恍若是流动的光影,煞是好看。有些出神的時候,聽到看門的電子小姐用好聽的聲音說,“歡迎回來”。然後嫦娥看到數日未見後羿大步走來,臉上掛著一絲像是抑制不住的笑,讓嫦娥不覺猜測,是不是剛才中到了頭獎。
      後羿說回來存放一些東西,一會兒還得再回去。至於是什麽,他沒說,嫦娥也沒問。後羿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一樣的東西。轉眼,嫦娥看到他直接放進他們的保險櫃——它的密碼是384401,這一點作為家庭成員之一的嫦娥也是知道的——上鎖。又轉眼,就看到後羿走到大門口,從門縫里朝她揮揮手。

      後羿在一間與飛行器有關的研究所工作。具體的工作內容、工作性質、甚至是研究所的名字,嫦娥都有點說不上來。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後羿的工作量突然疾速膨脹了起來,好像一條剛從水裡撈上來的氣鼓魚。據後羿自己說,是近期研究項目有些多的緣故。而嫦娥有時候回想,怕是後羿不小心在什麽地方得罪了上司,因此不知不覺中被編排了繁重的加班也是說不定的事。
      最初的時候,後羿還會在晚上七八點的時候撥視頻電話回來,告知晚上加班又回不來。這樣的情況,大概五天里有那麼三兩天。再往後,視頻電話被推遲到了八九點,直至最後被完全省略。而相應的,加班期更長了起來。三天,五天,然後整一個星期。
      與夜不成寐、家不可歸的後羿相反,嫦娥在後羿的許可——或者說鼓勵下也未嘗不可——長年賦閒在家。後羿也有半開玩笑地說起過,既然家裡的收入夠用,嫦娥不外出工作也是沒問題的。女人嘛,只要自顧自地美貌著就好。
      後來嫦娥就沒有再工作過。空閒到無聊的時候會想,後羿說那句話的時候,是真心那樣以為呢,或者只不過是玩笑。而自己,卻是真的這樣做了起來,到頭來也很難說是壞是好。

      真的閑下來,才覺到時光漫長。
      丈夫通常都不在家,包括夜晚,包括週末。窗外,那些人工掛起的景致,按部就班地變換出黑夜白晝、春夏秋冬來。而其實,就本質來說,每一天、每一小時、每一分每一秒,在這個空間之中,差不過一毫釐。
      這是一個頗為僥倖的年代。人們倚賴著所謂的科學技術,輕輕鬆鬆就能活上一兩百年——好像集體分食了仙藥一樣,然後活得邋遢且隨便。
      對嫦娥而言,那麼長的年月好像看不到頭。她的興趣是調酒。用各種人工合成的材料,為自己調一杯桂花釀。在這個四季已無變化的時空里,只有把著桂花釀的時候,才能悄悄憧憬一下傳說里的秋。琥珀色的液體在燈影里投下一個圓,投在桌布上,投在嫦娥的指間,投在憧憬里。如此度過那麼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一百年、兩百年。
      酒到半巡,大概是微醺的樣子,嫦娥開始嘟噥起來。話語間多半是埋怨後羿的,小半是連她自己也未必能講得明白的話。
      後羿不是待她不好。只是光陰太長,人生太孤寂。

      下一次打開保險櫃,是嫦娥固定去美容站的日子。她取了她的晶片會員卡,眼睛卻怎麼也止不住地一次又一次瞄著那個小黑盒子,接著左右張望了一下——儘管這個時候後羿是不可能回家來的,手指邊跟了過去。
      拿起盒子,很輕,讓人錯覺裏面被放置的是羽毛,或者空氣。打開,裡頭放著一張對折再對折的紙片。展開之後,上面有兩組數字,還有一行說明:
      憑本密碼條可以在「文森連鎖空間站」使用飛行器一次(目的地不限)。
      嫦娥把它按原樣折好,放入盒子里,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滑入了她的手提包。

      那天後羿回來的時候,口袋裡揣著另一隻小盒子,跟先前在保險櫃里躺著的那隻幾乎一模一樣。也是同樣的,裡頭也有一張紙片,兩組密碼,一趟飛行。
      有去有回,才稱得上是旅行。
      在家門口後羿甚至哼起了歌。一趟美好的星際旅行,畢竟是他和嫦娥期待了很久的事。大概由於哼著歌而走了神,後羿在輸入密碼的時候弄錯了那麼一兩個數字,於是看門的電子小姐用好聽但甚是洪亮的聲音提示說密碼錯誤。
      打開門發現嫦娥不在家,這讓後羿有些詫異。即使是去美容站或者其他地方,通常這個時候嫦娥都已回到家裡。
      接著,後羿自然還會發現保險箱里頭一個小黑盒子也不見了,和嫦娥一起不見了。然後天幕好像掉了下來。回眼窗外,黑得像再也望不透的墻。
      後羿不知嫦娥會去哪裡,是飛走了,還是僅僅藏了起來。也無從猜測,無從找尋。再往後的日子便在思念與不再思念之間溜走了。唯一能看到一些差別的是,後羿出現在研究所的時間更多了,同事開玩笑說他成了所裡的長駐人口。
      有一回幹活到夜深,快要打起瞌睡的時候,後羿在一個隨機轉動的顯示屏中看到一個頗像嫦娥的身影。不過也只是那麼一瞬,一晃而過。後來他想,大概是他看錯了。再後來就忘了。
      而日子,還得繼續往下過。

      嫦娥選擇的目的地叫做“月”,但和畫在每一晚的夜幕上的那個“月亮”並無直接關聯——月球已經度過了被人類完全征服並且享用期之後,逐漸落入被遺棄的境地,可能這樣說來顯得有些悲涼,但誰能說又不是一種寧靜的回復呢。
      無人駕駛的飛行器把嫦娥送到之後,即刻回程了。
      嫦娥環顧四下,這裡意外地空曠。星球表面淺銀色的坑洞和月球有些類似,然後想大概這也是被套上同樣名稱的緣由之一吧。而爲了便於區分,人們口頭上都會稱它為“月星球”。
      月星球不算大。在不大的星球上卻有個類似于空間站的所在,食物什麽的儲備看起來也充足。從包裝上看起來,那些食物堆砌在此地已經有些年頭了。黑色墨蹟蓋上的生產日期已經掉得七零八落,偶夠拼湊出一組完整的數字來,又讓嫦娥覺得一定是自己弄錯了。
      空間站正中是一個螢幕——時不時從一個連線點跳到另一個連線點,展示著彼端攝像頭傳來的畫面——從這一點看來,它仍舊在工作中。但不管是依舊勞作著的螢幕,還是角落裡堆放著各種計算儀器,似乎都進入了半衰竭。攝像頭等那些比較脆弱的設備,更是完全破損了。
      繞到空間站的另一側,嫦娥發現了除她意外的另一個人類,和他的宇宙飛船。他說他叫吳剛,到這裡很久了——具體多久他也說不上來。是坐著它自己的宇宙飛船來的,目的地本來是更遠的地方,但却在中途出了故障。於是他日日在這裡修著他的宇宙飛船,只要一日修不好,他就一日走不了。

      至於吳剛話里的“一日”有多長,嫦娥無從知曉。即使是作為發話者的吳剛,可能也道不明白何為一日——在這樣一個星球上。
      這裡並不像地球,時時有人為你演變著天色,告訴你何時該算是白天,何時又開始進入夜晚。光線微弱變化著,夾雜著銀燦燦的似有若無的光,組成這個空間里永恆的月色。
      日子久了之後,嫦娥發現在這個星球上,時間仿佛停止了。她也好,吳剛也罷,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一個十年、兩個十年——如果日子真的有那麼久的話,看起來都是一樣。
      不再有衰老,不再有消耗,不再有變化——後來嫦娥想,這大概就是空間站里的食物堆放了那麼多、那麼久的緣由所在。因為不再被需要。
      唯一被烙畫著歲月的痕跡,是那些儀器。運作久了,終還是免不了遲緩起來,繼而老化、衰竭和破損。
      還有梅朵。
      梅朵是月星球上唯一的一個人工智能——據吳剛說,在他來的時候,它就已經在這裡了。然後嫦娥私下裡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做梅朵。最開始的時候,在吳剛安裝一回駕駛座的時間里,梅朵能夠繞著空間站轉上十一個來回,而現在即使一刻不停,也只能轉十個來回了。
      閒著沒事替它數著的嫦娥暗暗歎了口氣。
      嫦娥不是沒想過要回去。
      但是據吳剛說,自從他落到這個星球以來,他只見到過一回飛到此地的飛行器——就是嫦娥來時搭乘的那一架。之前和之後,再也沒有其它的飛船來過,或者路過這裡。
      嫦娥又歎了口氣。放在嘴邊的手指連一絲熱度和濕氣都不曾感覺到——果真,是全部停止了吧。

      連同生活也是。
      嫦娥每日守著空間站的屏幕,看著它從一個空間站跳到另一個空間站;吳剛每日修著他的宇宙飛船,把螺絲安上,然後再又擰下來;而梅朵每日繞著空間站轉過來轉過去,如同玩一場一個人的冰球遊戲。
      吳剛在找不到他的螺帽的空隙間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他說只有在簡單的重複中,時間才會走得快一些。
      嫦娥也認為是如此。
      所以嫦娥每日看著空間站的屏幕——在隨機的跳動中,偶爾會切換到後羿所在的空間站。有那麼幾次,後羿正好出現在鏡頭裏面。而在此端的嫦娥默默看著鏡頭彼端的後羿,一點點蒼老、憔悴,兩鬢花白了起來。而她卻絲毫沒有變,只要換一身衣裝,就好像又是那個她打算去美容站的下午。
      再後來,後羿就不再出現在她的屏幕上了。再往後的日子便在思念與不再思念之間溜走了。到頭來嫦娥也就忘了。而日子還得繼續往下過,即使它不那麼好。
      其實也不是日子不夠好。只是光陰太長,人生太孤寂。

.fin.
PR
COMMENT FORM
NAME
URL
MAIL
PASS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無題
好文,我都快哭了(喂你是被繁体+黑底白字给闪的吧= =
虽然是新编,然而最终还是没有改变故事的框架结局啊,大概是用嫦娥的第一人称的关系,觉得BG味很重啊(其实乃也没写什么BG相关啦)
还有就是,总觉得很像早期看萌芽……(我会被打么会被人肉么会被跨省么会么会么T_T遁
DC 2010/04/29(Thu)00:07:55 編集
TO DC
哦漏!一提萌芽俺就想到四姑娘
真是噩梦啊噩梦!!!
2010/05/06 23:14
無題
勇敢的爬回来,还以为你生气了呢,摸摸
俺绝对不是想说甜甜啦
萌芽早期的徐路啊宋静茹啊周嘉宁啊俺都很喜欢哒>_<
DC 2010/05/10(Mon)14:55:34 編集
無題
渣攻才不生气什么的呢=w=
俺貌似没怎么看过萌芽?于是印象中萌芽就等同于四姑娘真是很杯具OTL
不过周嘉宁俺有围观过真人>< 一直觉得去帝都前的她很美好
盘子 2010/05/10(Mon)15:26:58 編集
日 々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In My Place

plate

水瓶雙魚,B型

无肉不欢
生活狀態詭異,昼夜颠倒
长期专注于日行一渣(?)

dieqie@hotmail.com
124649693
请不要大意地来GD吧
Arco Iris
☆  ExapsSapSom   [09/13]
☆  远卮   [02/05]
☆  llx   [12/12]
☆  宓罗   [10/02]
☆  宓罗   [10/02]
Talk to Myself
Go Do
Wo bist Du
忍者ブログ [PR]
"盘子"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