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世界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又一次的笔录。
说起来笔录这东西玩多了,大家都厌了。包括我,包括我们,还有那些甚至比我们显得更没有头绪的警察。
在最后一次被坐在对面的有些颓丧有些慌张的小警察同志问了是不是你然后给出否定的答案之后,我知道这一次终算是暂时了结了。
推开门走出去。看到在门口“候场”的RYO CHAN,拍了拍他的肩。两个人都什么也没有说。

回到暂且还属于我们的乐屋。
屋里只有YOKO一人,还保持着我离开时候的样子。YOKO蜷坐在沙发的一端,头微垂着,用发胶塑起的终于长长了些的头发有几丝垂了下来,落在眉毛上面一点的地方。上唇明显地噘出不满的曲线。看到我,只是略微抬了抬眼,然后继续保持他的沉默哀思状。
还剩下五个人。RYO在做笔录。
“喂,OKURA呢?”
YOKO用手随意地指了个方向。“说是去吃泡面了。”
“那么赤西呢?”
“赤西仁?关我屁事。又不是我们团的我哪知道他在哪。”
隐隐约约的火药味。

本来以为,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还留着这里的还幸存着的这几个人,应该更加团结才是的。
也许别人没有我这么脆弱。又或者,每个人都在硬撑。
越是到后来,谁和谁在一起都越没有安全感。
怀疑着,被怀疑着。人和人的距离就远了。
即使,曾经那样一路走来,走过那么长的路,那么好。
即使,曾经在一个温泉池子里看彼此泡得通红通红,活象煮熟的大虾。
即使,曾经在别人问起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说那家伙啊是再温柔不过了。
而现在,却好象隔了很长的距离。看不透,也无法穿越。

站在YOKO跟前,很近。俯视的角度,正好看到他头顶上的发旋。
那家伙上台前喷洒的香水还孜孜不倦地散发着几丝零星的气息,混合着指间的烟草味,变本加厉着。想起RYO CHAN不久前还瞪着那双比死灰还难看的眼睛对我恨恨地说,小心那味道。
喂喂,YOKO~
蹲下去凑到YOKO面前,嘴唇扭成的曲线也好,眼睛的焦点也好,象是很长时间没有挪动过了。再下去便是要生锈了的。
不自觉地笑开了。连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原来还是能够笑出来的,用一脸的褶子还算真诚地笑出来。
眼前的家伙终于回神。连那股子别扭劲也一块儿回归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语气中有道不明的不满。“搞不好你就是幕后黑手吧,SUBARU。”
“骗子。其实是你吧。”
“嘿嘿。”右边的嘴角先翘了起来。显得很有肉感的嘴唇经过一个带有讽刺的角度之后,也完全咧了开来。“你终于想到了啊。”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和他,一起。乐屋里的气氛也倏地松弛了下来。
“但是YOKO。”我站起来,坐到YOKO身边的沙发上。因为蹲了太久的缘故,我在那一刻无法看清YOKO脸上的表情。“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啊。。。抱歉,SUBARU。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啊,这样啊。。。”

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至少在我看来足够长。但也许,实际只有两分钟,或者一分钟。甚至更短。
“喂,SUBARU。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眼前是YOKO递过来的烟盒,黑色的正中镶嵌着一条并不很宽的深红色。在这样的夜里看起来,如此的色彩显得诡异而凝重。
打开烟盒。里面是最后两支烟。
这是以前有段时间常玩的糊弄人的游戏。两支烟或者两块糖。两个人。其中总有一样是加了料的,就看你的运气好不好。
“我先挑?”我始终相信,先挑的那个运气会更好一点。
平时一直跟我争这个先发权的家伙,不想却点了点头。嘛嘛,还一脸阴险的样子。
这次也一样。一定有一支是加了料的。
只是,不同了的是实质。

在点火之前,YOKO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盘DV录影带,用布仔细擦了擦,递给我。
“你去把这个给警察,就说是在桌子底下捡到的。这只是一半,我这边的。”
我没说什么,接过录影带朝乐屋的门口走去。
正要推开门的时候。
“SUBARU。”
我扭过头看到眯起眼睛傻笑的YOKO,极其可爱的样子。
“在外面抽完这支烟再进来吧。”
那家伙,真是傻瓜啊。
点了点头,顺手把门在背后关上。

谁也都忘了说,再见。

从yoko的烟盒里抽出来的那一支烟,到底也没有被点燃。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了。yoko在说那一句话的时候,我想有些事已经是不言而喻的。
我把它放在衬衣的口袋里,靠近心脏的地方。
一起当烟鬼的那段年岁,曾经从yoko那里拿了不少烟。
当乐屋里烟雾袅绕的时候,再一起被唠叨得不行的hina酱念叨。
而这是最后一支了。

经历过很多事之后,往往会对这个最后格外地在意起来。
他的最后,我的最后。我们的最后。
最后。是应该被珍藏的。因为它的,独一无二。

不出意外地,走廊的另一头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okura跑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听到他用干涩得有点不自然的声音对我说,“yoko。。。yoko他。。。”
之后也许还说了些什么,也许没有。
我只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我看到他隐约抽动了一下嘴角。然后又回复到之前的面无表情。
一次又一次之后,我们越亦沉默,也越亦麻木。
就象在已经住着两个耳洞的耳朵上,再打第三个耳洞的时候,几乎无法察觉到痛感的存在。

我是最后一个回到乐屋的。
我到的时候,赤西正站在远离沙发的角落里,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ryo chan只是站在门口,用直直的眼神看着依然斜倚在沙发上的yoko。意味不明。
他们说,是okura发现yoko的。而那边,我拿过去的录影带也已经看了。
说是除了可以确定yoko是杀手之一并且死于自杀之外,可以说一无所获。
那个骗子。
左手边茶几上的烟缸里塞满了不同牌子的烟蒂。
那几个灰棕色的是我的。
而yoko最后摁灭的那一个混杂在其中,无法找寻。
不过。也许他也没有点燃那支烟呢。
也许,不过就是场骗局。

仅此,而已。

-----------------------------------------------------------

没头没尾的东西。因为是俺的DM里面截取的来着,笑。
但俺喜欢这段吖,哼唧~
PR
COMMENT FORM
NAME
URL
MAIL
PASS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日 々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In My Place

plate

水瓶雙魚,B型

无肉不欢
生活狀態詭異,昼夜颠倒
长期专注于日行一渣(?)

dieqie@hotmail.com
124649693
请不要大意地来GD吧
Arco Iris
☆  ExapsSapSom   [09/13]
☆  远卮   [02/05]
☆  llx   [12/12]
☆  宓罗   [10/02]
☆  宓罗   [10/02]
Talk to Myself
Go Do
Wo bist Du
忍者ブログ [PR]
"盘子"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